学院公告 
 学院新闻 
 国际国内新闻 
 教学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教学工作>>正文
教改经验之借鉴(4)——大学思政课怎么让学生“上瘾”
2016-05-29 10:01  章正

 

     周倍亦上大学之后,发现了两个让她“费解”的现象:一是,每到考试季,就会有不少同学拿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等思政课课本占座。二是,在上思政课的时候,一百多个人的大教室,后面位置再挤,同学们都会不自觉地往后找座位,第一排通常空出。

  思政课在大学校园频遇尴尬,到底为哪般?

  人人都有“官”,但课程绝不“高大上”

  “我们的连队在食堂吃饭,女生米饭打多了吃不了,男生即使吃饱了,也会帮着分担。还有‘红军的一天’活动,女生东西太多了,男生们除了扛着自己的包外,还帮着女生拿东西,这样的待遇在学校里基本上不可能享受到。”来自宁波工程学院的应夏雯一口气地说出了男生们的优点。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在学校里上课时,教室里男女生们就会自动形成“分界线”,相互之间并不熟络。他们从宁波出发,来到位于井冈山体验红军的生活。  

  “来到井冈山发现这里到处是绿油油的。”来自新疆大学维吾尔族学生妮格拉·阿不都伟力第一次来井冈山显得有些兴奋,她说,“以前对学习党史兴趣不大,但在这里能体会到具体情境,发现党史原来学起来并不难,没有‘高大上’的感觉。”

  “三湾改编”是大家在井冈山接受培训的原创课程之一,除了传统历史事实的教学之外,让同学感觉最好玩的是,在课堂的后半部分,融入了现代元素,还要求学员仿效毛泽东,进行团队内部的“三湾改编”。

  每个小组有9~11人,要求在5分钟之内,快速分工,选出班长、宣传员、炊事员、卫生员、安全员、士兵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像炊事员、卫生员和安全员要设立2~3人不等,所以人人都是“官”,每人都要承担责任。

  中山大学的小组中,几位同学同时竞选班长,男生们参与的积极性特别高涨。相持不下,几位男生只好选择了最原始的办法——“石头剪子布”,最终选出了班长。

  参加该课程的女生张雪萍表示,原本女生对历史课程兴趣不高,不过后来完全没料到,课堂的气氛非常热烈,在你一言我一语中,自己竟然对“三湾改编”的历史了然于心。团队中的分工,也为后续活动减少了“人际摩擦”。学员们一下就相互熟悉起来了,每个人也就真正融入团队之中。

  不做“假动作”,红色教育也有“回头客”

  “这里是与井冈山革命烈士最近的地方,在你们的周围,镌刻着15744个名字,可是大部分烈士却没有留下姓名。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鲜活的生命,每一个生命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在井冈山烈士陵园,一批大学生在听带队讲解员讲解,女生们听了之后小声地啜泣,就连不少男生的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

  表面上看,这只不过是普通的祭奠活动,而在此之前,这些带队的老师做了很多铺垫工作,逐步把学员带入情景之中。

  有的团队在来到烈士陵园之前,为了保持现场的严肃性,带队的工作人员要求同学们把手机全部关机。脱帽、列队、献花圈……对学员们都一一作出了详细解释,部分带队老师绝不马虎,都逐一要求做到。

  “很多培训机构在下车的地方就介绍,讲一讲景点、献花圈、拍照,更像是旅游,这样红色教育其实走偏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教师史为垒说。

  “与这里的课程相比较而言,大学里的思政课显得比较单调,对这门课也就谈不上感兴趣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说。其实,不少高校的思政课,单向性地讲授知识点,不免让学生觉得课程“魅力”不足,这不仅是思政课面临的尴尬,许多专业课教学也为此犯难。

  原因就在于,大学教育中的仪式感越来越弱了:小学生们坚持升国旗,可是在高校,参加升国旗的大学生越来越少了;小学上课前,学生们行课堂礼,可是在大学课堂,课堂礼已日渐式微;小学的教室墙上,悬挂着五星红旗,可是大学教室前面,除了黑板和投影屏幕,已经难觅国旗的影子。

  正如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所言,人是悬挂在由其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中的动物。仪式本身就是从传统文化沿袭而来,为人们普遍接受的行为方式。毫无疑问,仪式在思政教育中更加不可或缺,起着让学生道德内化的作用,让学生具备共同的文化心理,其地位不言而喻。

  仪式教育的重要性已被很多人重新认识,不过,仍有怀疑的声音:仪式教育是不是落伍了?在现代教育的环境是否奏效?其实,这是对仪式教育过度“敏感”,实则大可不必。

  “我们学校虽然开设了关于井冈山革命历史的课程,可依然采用理论授课的方式,同学们感觉比较‘单薄’,总觉得隔着一层纸。”来自井冈山大学一年级本科生舒健说,“实地来井冈山参加活动,通过庄严的仪式,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升华,效果非常好。我算是‘回头客’,已经来了3次了,有机会还会再来。”

  “不能把仪式教育与形式主义等同起来,重温入党誓词过程中,肯定不是单纯的形式主义。作为党员和团员,这个过程既是仪式化,也是很好的教育机会,不可缺省。对青少年的仪式教育不能成为‘假动作’,而要符合他们的认知规律。”史为垒表示。

  不“端着”,才有可能“过瘾”

  其实,如何上思政课这一话题,一直没有停止讨论,可是当下从“要我学”到“我要学”的思政课改革却举步维艰。

  “作为高校一线思政课教学的老师,我们一直在尝试改变授课的模式。”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老师姬文刚认为,“由于每个老师的阅历、年龄不同,在课堂上‘抓住’学生的能力也千差万别。加之,有的老师承担比较繁重的研究压力,因而思政课教学就显得力不从心,课堂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相较高校的老师,一些专业培训机构的授课教师显然有更为充足的时间准备课程。一方面,这些老师能抓住一个点,有时间反复琢磨课程。另一方面,他们只需要追求课程效果,不拘泥于单一的形式,因而教学方式比大学灵活,且授课多了之后,也就掌握了“抓住”学生的技巧。

  “有的老师能把一些革命理论,用比较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比如,把革命前辈的理想,比喻成爱情的忠贞不渝,让我们更好理解,这样的思政课听起来很‘过瘾’。”一位来自江西本地的女学员看中老师的教学技巧,这让她感到很亲切。

  类似的课程教学与教育中“朋辈教育”的理念不谋而合。当下,“90后”的大学生,大多具有比较强烈的独立意识,对灌输教育并不“感冒”。可是,他们的思想尚未成熟,正处于成长的特殊阶段,年轻的老师正好可以充当朋辈的角色,在思政课教学中与他们成为朋友,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学生的价值观。

  “今后的思政课改革,不妨从‘教导模式’向‘引导模式’转变。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角色也要从‘长辈’向‘朋辈’转换,这样的思政课可以让学生更‘解渴’,也不会觉得枯燥和无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万资姿老师非常认同朋辈教育的作用。

  在万资姿老师的课堂上,除了讲授知识点之外,更注重学生对知识点的理解。因此,在她的课堂上,会结合自己工作和生活经历讲解,甚至在解读理论的时候拿自己的爱情故事作为例子。她在课堂上“豁得出去”,受到了“95后”学生的欢迎,私底下都称她为“资姿姐”,不少学生还是她的“铁杆粉丝”。

  万资姿让朋辈教育落地的具体做法,就是参与式的学习。除了理论授课之外,在她的课堂上,还尝试安排小型表演。前段时间,她结合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内容,让学生自导自演了一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德法治剧。他并不指定学生参与,而是让学生们自己编排。

  “同学们演得还挺像那么回事。”万资姿说。她惊喜地发现一个规律,原本在课堂上状态比较“蔫”的学生,表演的时候出乎意料地活跃。她也深刻地体会到了,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让思政课有‘回头客’,老师要学会当观众。”万资姿笑着说道。

                                          《中国青年报》2015年02月25日

 

关闭窗口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19-8238174